看来又是桑榆正在自导自演,南怀瑾就坐在他的身边,连根手指头都没碰她,哼都没哼一声,她在那边演得不亦乐乎,脑袋甩来甩去好像有一个隐形人正在扇她耳光一样。

南怀瑾忍不住夺下她手中的电话挂断,对桑榆说“你别败坏我的名声,你再可恶我也不打女人。”

上午桑榆哈哈大笑,笑得很是开心。

“干嘛那么注重你的名声?你不是不在乎那个吗?”

“谁说我不在乎。我就是在讨厌你我也不打你,这是我的底线,不过你不知道什么是底线,那你根本就没有底线。你有没有想过你把卫强骗的这么惨,以后怎么收场?”

“怎么怎么收场?”

“我知道你是想让他和卫兰闹翻。因为卫强是压垮卫兰的最后一根稻草。”

“老公你真聪明。”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卫强是无辜的。”

“谁说他无辜?”

“据我所知卫强这个人待人还算宽厚,为人也挺正直。”

“这跟正直有什么关系?谁让他是卫兰的亲儿子,他活该。”

少女眼中大学的离别

“桑榆真是一个小恶棍。”南怀瑾忍不住骂道。

桑榆却很受用的样子,笑得见牙不见眼。

“我就是一个小恶棍,怎么样?可是卫强他偏偏爱我呀?”

“你把你的真实面目展示给他看,你看他还会不会对你这么爱慕。卫强爱的那个是楚楚可怜命运多舛的小女孩,不是你这样一个工于心计又心狠手辣的人。”

“跟你说吧,老公,当一个人爱上另外一个人的时候,会将你之前的那一些所谓的标准都一一推翻,也就是说我是什么样子爱情在他的心里就是什么样子。”

桑榆还真是自信,南怀瑾长久地注视她“你真是有一种让人时时刻刻都想把你掐死的才能。”

桑榆开心的咧着嘴“你才舍不得。老公,你知道你为什么对我的行为嗤之以鼻吗?那是因为你现在已经爱上我了,你看不惯我这样勾引其他的男人,所以才生气,你这叫恼羞成怒知不知道?别用道德的条条框框来框住我。”

南怀瑾懒得跟她说,只是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霓虹。

“看样子,无论我怎么说就是没办法说服你和控制你了,那从今天开始起,你把我家当做你的旅馆也好,什么都好,你想做什么我都不管。”

“而且也会不遗余力的给我擦屁股是不是?”桑榆打了个响指“老公你终于上道了,不枉我这么疼你。”

看着南家就在面前,桑榆说“老公最后你还得帮我一个忙,估计卫强等会儿就会跑上门。”

“那我回避一下。”南怀瑾说。

“不不。”桑榆摇手“你得在场,而且要表现得凶恶一点,就是那种棒打鸳鸯的感觉。卫强肯定想把我带走,但是你一定不要让他把我带走。”

“你想得美。”南怀瑾立刻拒绝“我没那个闲工夫。”

“帮个忙嘛,而且他已经来了。”桑榆冲前方扬了扬下巴,南怀瑾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一辆车停在他们家的大门口,而卫强正在门口焦急的转着圈。

桑榆这个小妖精,已经将卫强给迷的坐卧不安。

南怀瑾让自己在门口停车,司机刚刚将车停稳,卫强就迫不及待的跑过来。

借着车灯,南怀瑾看到卫强的脸上有淤青,嘴角还有血迹,看来他为了从卫家跑出来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他不禁皱眉头,回头一看桑榆刚才还活蹦乱跳,现在却倒在座椅上演绎马上就要撕死掉的样子。

卫强拉开车门,看到了躺在座位上的桑榆,急切的喊她的名字“桑榆,你没事吧?”

“哥哥。”桑榆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弱弱地喊了一声。

南怀瑾看得出卫强满眼的心疼,他意识到卫强和封声不同,他是真正的爱上了桑榆。

他是真的在为桑榆而心疼,南怀瑾觉得桑榆真是作孽,他一向觉得玩弄人的感情的人就应该被枪毙。

而桑榆呢?像她这样的恶意玩弄别人的感情都应该被凌迟。

南怀瑾刚刚在地面上站稳就看见卫强已经从车内将桑榆抱了出来。

南怀瑾真的是想当做没看见,然后转身走进他家大门的。

可是桑榆在名义上是他的太太,就这么由着另外一个男人抱走了好像也说不过去。

便开口“卫先生,你这什么意思?”

“桑榆受伤了,我要把她给带走。”

“我知道她受伤了,而且她是在你家受伤的。”

“我现在要把她给带回家。”

“我不知道你带她去哪里。”

卫强也知道,这样强势的带走一个男人的太太,这好像也有些说不过去,其实今天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但是既然已经跟南怀瑾撞到了,那就择日不如撞日。

低头看了看蜷缩在他怀里的桑榆,卫强鼓足的勇气开口“桑榆应该没有跟你提过,我非常冒昧的跟你说一件事。”

南怀瑾皱着眉头看着他“什么事?”

“我很喜欢桑榆。”

南怀瑾不禁失笑“你现在怀里抱着我的太太跟我说你很喜欢她。”

“我知道这样做很唐突…”

“不是唐突,桑榆是我的太太…”

“我知道,可是你并不爱她不是吗?”卫强有些激动地道“我知道的,你心里还有你去世的太太,所以你根本就不喜欢桑榆,那么请你放掉桑榆好吗?我会好好的照顾她的。”

南怀瑾舔舔嘴唇,看得出卫强现在已经意乱情迷深陷其中了,他还真是佩服桑榆的本事。

听说,卫强是一个难得的正人君子,以前有人请他去夜总会那种地方,好几个绝世美女围着他,他都不多看一眼的。

忽然南怀瑾有点为卫强可惜,好容易爱上一个女人,却是桑榆这种小恶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