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戈真人有多年的对战经验,也算是积累了对危险的最快速的反应。

所以,在那个瞬间,苍戈真人便以最快的速度躲闪开了。

但是,这火蜥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被闪开的,虽然躲开了大部分的岩浆,但是,还是有一小部分被粘在了身上。

那个瞬间,实在是太快了!只见一片熔浆瞬间就浸透了他的法衣,苍戈真人心中大怒,一下子要毁了衣服。

但是,那熔浆实在是太过厉害,衣服尚且没有撕扯下来,就伤了大腿一片皮肉,等到撕扯下来的时候,不仅伤了身子,还十分的不雅。

而火蜥一看一击得手,便再也不迟疑,飞速狂奔。

不过它到底记着不能往肖果果这边来,因此换了个方向飞奔而去。怎么说,都不能牵连了自己人啊。

苍戈真人怎么能不愤怒,怒的要死了好吗?

受伤之前,满脑子想的都是,这是自己未来的力量,这伤了不值当的,那是损失。

受伤之后……他刚才脑子是被驴踢了吗?!

怎么会有那种傻缺的想法,这种不听话惹事的灵兽,就该趁早杀了,算是为自己省心了!

所以,苍戈真人眼看着就换了心思,对着火蜥,直接一道灵力就砸了过去,不断疼痛的大腿提醒他,要弄死这个灵兽才能解恨啊!

清透白皙死库水清纯美女泳池写真

火蜥感受到了来自生命的威胁,速度飞快的飞奔而去,它甚至跑出了曲线。

事实证明……火蜥逃命的经验十分的充足,就这一下,救了它自己半条命。

而剩下的半条命,自然是有人救的。池玄一挡,直接挡下了苍戈一半的攻击。虽然在苍戈的盛怒之下,攻击强悍,他也被牵连受了轻伤。

但是,到底是肖果果的灵兽,池玄怎么都得护着。因此,火蜥毫发无伤的跑远了。

只是跑远了的火蜥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主人还在战场上呢!

它是主人的灵兽,肖果果要是死了,它就给跟着挂了啊!

瞬间,跑远了的火蜥又回来了,准备绕一圈,将肖果果先给带走。别的人管不了,这肖果果一定是要管的啊!

苍戈真人:“……”这妖兽是真的活腻歪了是吧!一次不死,还回来挑衅?

所以说,当苍戈真人看到了跑回来的火蜥,那心情是有多愤怒,可想而知了。因此,毫不犹豫的就再次攻击,而且是用尽力的攻击。

肖果果看着火蜥飞速回来了,也是微微一愣。

这个憨货,不知道这么做会害死一批人的吗?她身后站着的人,可没有这么好的本事,扛的下这一级仙士的致命一击。

关键是,池玄师兄,也不会看着他们出事,因此,必然会拦着,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

肖果果毫不迟疑的飞身而起,一脚踩在了火蜥的肩头,越过了它!站在了火蜥和苍戈真人的中间。

火蜥微微一愣,不会吧,主人这不是找死吗?

没错,肖果果去的方向,便是那苍戈所在的地方,她如此速度的迎了上来,让正要发动攻击的苍戈真人,让那要拼命阻拦的池玄,还有想要救人的火蜥,部都是心中一惊。

白衣人站在树上,差点栽了下去。

真的假的,这肖果果这么的鲁莽吗?以她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到底是哪里来的胆量,竟然敢掺和这些事情!

只有洞穴之内的黎剑笑了,师妹这胆量啊,也是在剑阵里练过的!

苍戈真人想要肖果果,自然不会伤了她的性命。但是,攻击已经离手,他便是想要阻拦,也是不可能的了,心中那个愤怒和后悔,可想而知。

而池玄,怎么可能看着肖果果受伤,这手中的宝剑猛的挥动,一瞬间,千道剑光出现,这已经是他对战了半日之后,剩下的几乎所有灵力了。

他本是想着要给苍戈真人致命一击的,这个时候,顾不得那么多了,得先救了肖果果再说。

池玄这一出手,不仅是火蜥松了一口气,便是那肖果果身后的众人更是如此。不管是青云真人还是那千山宗的三人,都感觉自己捡回了一条命啊!

他们刚才看的清楚,那苍戈真人那一出击,分明是用了力一击,致命的招数!

别看他们都是飞升期,但是,这飞升就是一道分水岭,飞升前和飞升后,那就是天壤之别。这苍戈要杀他们,不费劲。

不是谁都是池玄,都能在段时间内提升修为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一个飞升期,挑战一个一级仙士,这是从来都没有的事情。

到了现在,他们算是彻底的服气了,这池玄,那是真的厉害。

而看到肖果果的动作,池玄放弃了自救的机会,就为了救下她的性命。

肖果果看到千道剑光同那苍戈的攻击撞击发出的刺眼光芒,只觉得眼睛发酸。

以往或许她会觉得欠了池玄的,因为这一路上,每次都是池玄在紧要关头救下他们的性命,解决他们的危难。

可那个时候,那些情况对池玄来说,救他们不费劲。毕竟敌人不够强大,他也不算拼劲力。

但是,这一次,他们面对的是如此强大的苍戈真人,池玄师兄,甚至毫不犹豫的将活着的机会让给了她,让给了他们,肖果果怎么能不感动。

这瞬间,肖果果好似明白了什么,看着池玄的担忧和愧疚的眼光,好似懂得了什么。他在担心自己,他在愧疚,将自己牵扯进入了这样的事情之中。

“师兄!接住我啊!”肖果果一声吼,池玄回过了神来了,而下个瞬间,苍戈真人皱起了眉头。

他完没有想到,自己拼劲力的一击,竟然被池玄给拦住了。

他不想伤了肖果果,那是他的事情,但是,攻击被池玄给拦住了,那可就是伤了他的颜面了。

他又看到了池玄将肖果果给抱在了怀中,而肖果果呢,更是毫不犹豫的将一颗丹药给池玄吃下,这样的场面,对他的刺激有点大。

这两人他几乎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现在两人一副有情有义的模样,他怎么能不愤怒,怎么能不杀气四散!

“呵呵!好一对贱人!”杜菲儿嘴角带血,一脸漆黑的看着两人,这么喊着。肖果果回头看她一眼。这又在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