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一眼,就让肖果果感觉到了不同。才到这里的时候,青云真人看他这几个女弟子,虽然不算是太亲近,但是也是一脸温和。

可是刚才那一眼,竟然带着杀气!

“你们,都跟我进来。”青云真人这么说着,率先走进了文文的院落,文文愣了一下,一脸的不满。这要是想要处理什么事情,回自己的地盘上去就是了,为何要用她的地方啊!

而肖果果这才看到,青云真人的几位女弟子,竟然都跟着来了,此刻就站在门外。看青云真人那样子,好似有什么事情要处理?

虽然文文不愿意,但是,到底也不能让门外的众多弟子看了热闹,只能跟着进去,而几个女弟子看着文文,眼神中都带着不善。

“跪下!”青云真人一句话,众女弟子都愣了,跪下?师父可从不曾这么对待过她们!

几位女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看着青云真人的脸色,到底不敢太放肆了,只能一个个不情不愿的跪了下来。

但是,这其中并没有文文,开玩笑呢,当年拜师的时候,她都没有跪过,现在她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凭什么要跪下啊!

“师父,文文她……”清逐还想要说什么,却听到青云真人开口了。

“清逐,到了现在,你还要陷害文文!你这个做师姐的,怎么能如此卑劣!”青云真人这么一句话,让清逐惊呆了,嘴巴动了动,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她能说什么,她能辩解什么?本来想好的借口,一个都说不出来,这一次,她才算是真正的见识了,这师父对文文的袒护。为了她,宁可得罪情淬真人啊!

她想要说的那些话,还能说吗?文文现在平安无事,她还能成功的脱身,不受惩罚吗?

青纯的一个人

“师父,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清逐硬着头皮这么说着,青云真人看着她的眼神越发的冷了。

“你不明白?那么我来问你,今日情淬真人为何会出现这里?”青云真人这么问着,清逐的脸色逐渐的变得难看了起来。

“弟子也不知道啊!师父这到底是听了谁的话,这么质问弟子?没错,我是曾经说过,火麟兽是文文杀的,但是,我也没有冤枉她,那妖兽真的是她杀的!

情淬师叔也不知道从谁的口中听说了这件事情,竟然来问我。师叔的性格如何,师父比我还清楚,我哪里敢骗她,这才实话实说。她气不过,要六师妹的麻烦,我也没想到啊。”

清逐收起了一身的傲气,委委屈屈的说着,肖果果算是开了眼界了,这情绪转化的也太快,角色转变的太自然了。

“你还是逼于无奈了?”青云真人冷笑,清逐便觉得事情怕是不好。

“弟子不敢。但是师父,这本来就是文文的错。”清逐小声的嘟囔,说完了,还抬头看了一眼刘箐,却发现,对方看也不看她一眼。

“你真的是不知道悔改!我且问你,你要是不是故意带情淬真人找文文的麻烦,为何你让你四师妹守着门,不让任何人进来禀告我!”

青云真人这么问着,清逐不敢相信的看着一脸畏畏缩缩的四师妹,她不曾想到,竟然是她坏了自己的事。

“师父,你不要听四师妹的挑拨,她是故意如此的!她是故意让您误会我的!”清逐说着,眼泪掉了下来。

肖果果微微张大了嘴巴,这水平,这演技,可以啊!

“你这师姐妹都如此的多才多艺吗?”肖果果问文文,一点也没有控制自己的声音,这话听的文文噗嗤就笑了,青云真人则是满脸通红。

“除了这个,她们的本事多着呢,你接着看吧。”文文这么一回答,让清逐狠狠的咬着嘴唇,这个贱人!

“师父,不是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四师妹,你快点说句话啊!”清逐低着头,苦苦哀求,但是,那一直老实木纳的四师妹就是不吱声了。

“大师姐!你最是知道我的,不是吗?”清逐看无人为她说话,只能一脸期待的看着刘箐,她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

“二师妹,你不该如此的。不管怎么说,有什么矛盾,我们到底是师姐妹!”刘箐这么说着,清逐傻了!

“大师姐,你怎么能过河拆桥呢!这些事情,分明就是你指使我做的啊!你现在竟然跟四师妹联手要除了我!”

清逐不敢相信,刘箐这个时候要弃车保帅!她怎么敢!

“二师妹,我知道你伤心,你愤怒,但是,也不能随意的攀咬我们!我跟着过来,就是怕你将事情做绝了。你虽然嫉妒文文,也不该这么害她!”

刘箐说的一脸的义正言辞,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是多么的公正呢。

“刘箐!你好样的,师父,这一切都是刘箐做的,都是她指使我这么做的!她嫉妒文文,她挑拨离间,我才一时猪油蒙了心,做了这样的错事。师父,您要相信我啊。”

清逐这亟不可待攀咬的样子,倒是让她的话显得十分的不可信了。

“闭嘴!自己犯了错,还敢攀咬别人,我看你这徒弟,我是要不起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我的弟子了,看在师徒一场,我不杀你,自己去寻个出路吧!”

青云真人也不愿意如此,这些弟子,他当年也是用心去教的!怎么能想到,她们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不!师父我求你,不要如此!我知道错了,这次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清逐这么哀求着,不停的磕头,却不知道,青云真人心中,对她再也没有半点的怜惜。

“这次?以前,难道还有很多次?”青云真人一脸的震惊,不敢相信。

“不,没有,这是第一次!我被嫉妒冲昏了头,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文文,六师妹,你说,你跟师父说,我不是有意的!让他不要逐我出师门!”

清逐一看青云真人不打算放过这件事情,顿时就慌了,竟然来求文文,只因为青云真人最看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