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书房里,甲行对白云间道:“主子,顾九爷跌进楚姑娘的房间里去了。”

院子里,咚咚的敲门声越发猛烈,看起来简直就是来寻仇的。

白云间道:“去让骁乙开门。且,激怒对方。”

甲行得了吩咐,走出书房,和骁乙耳语了两句。

与此同时,顾九霄正趴在楚玥璃屋里的地上呲牙咧嘴着呢。这间屋里,弥漫着一股子药膏的味道,看起来却像无人居住一般。顾九霄虽觉得不太对劲儿,却没给他深思的机会。再者,即便深思,也没有用。谁能想到,白云间并未玩笑,顾九霄要找的人,不但就在这个院子里,且就在这间厢房里。

赵不语再也顾不得和甲行虚虚实实的对练,也追进了屋里,将手搭在顾九霄的胳膊上,关心地问:“主子,没事儿吧?”

顾九霄呲牙咧嘴地道:“没事……”

赵不语直接用力,将顾九霄拉起。

顾九霄惨叫一声:“啊!!!”

赵不语一惊,忙问道:“怎么了?”

顾九霄用两只手慢慢扶住后腰,将两只眼眯成一条缝,慢条斯理地道:“不语啊,能不能让爷把话讲完的,再动手拉人啊?想不到,还是个急性子……”突然变脸,吼道,“这么急,怎么没把那该死的丑八怪给爷翻出来!怎么没把东珠给爷夺回来!怎么……哎呦……爷的腰啊……”

清纯又粉嫩的黑丝MM写真

赵不语问:“属下是扶?还是不扶?”

顾九霄斩钉截铁地道:“扣月俸!”

赵不语垂头,低声道:“早说这句,属下也就安心了。”

顾九霄冷哼一声,十分傲娇。

院子里,骁乙打开了大门,就要涌进来一队人马,却被他拦住了。

为首之人一脸凶相,十分横地道:“官府办事,哪个不要命的敢拦着??!”

骁乙趾高气昂地一笑,道:“哪只狗在犬吠?”

为首之人微微一怔,指着自己的鼻子,眯起凶狠的眼睛,问:“在说爷?”

骁乙冷冷一笑,道:“听不懂话?刚才,是哪只狗腿踹的门?伸出来,帮收拾妥当了。”

为首之人勃然大怒,却还是隐忍下来,上下打量骁乙一眼,发现他不像贵人,顶多就是一个武夫。至于这院子,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府邸,充其量只是普通民居。若往高了说,里面可能住着一位有些身份地位的人物,但是和自己的主子比起来,简直不堪一击啊!

于是,他直接抡起胳膊,就掴过去一个大嘴巴子,口中还骂道:“日娘的狗东西,敢跟爷爷横?!”

骁乙微微侧身,躲开这一大巴掌,然后反手就是大嘴巴子回敬过去。

为首之人被打得眼冒金星,指着骁乙吼道:“好啊好啊,敢和家爷爷动手!今天长公主要寻名女子,却横加阻拦,不是窝藏要犯,就是谋反!来人,给我抓回去大刑伺候!”

他带来的人蜂拥而入,就要捉拿骁乙。

顾九霄在楚玥璃的屋里听到这话,眉头就是一皱,撑着后腰就从厢房里走出来,歪着头,对为首之人道:“那个谁啊,来来,给爷过来。爷得问问,什么叫谋反?”人家白云间还在书房里坐着呢,这边眼药竟给自己上了个满脸!顾家可以跋扈、可以为所欲为,但是,绝不能踩到皇家的底线上!得罪长公主就算是谋反,这罪名,顾府不背。

为首之人见到顾九霄一身富贵,就有些发怵,但一想到长公主的地位,就又有了底气,横道:“官府办事,敢拦着!”

顾九霄呵呵一笑,道:“赵不语,给爷打!”

赵不语走向为首之人,一巴掌就将其拍倒在地,然后便是单方面虐打。

其他官兵见此,纷纷上手,却都被赵不语打得哭爹喊娘。

为首之人见遇见硬茬,也不敢再狂,只得求饶道:“爷,亲爷,快停手吧!哎呦……这个可受不住了……啊!!!”

赵不语看着满地哀嚎的人,终是收了脚。

顾九霄又问:“谋反两个字,可会写啊?”

为首之人点头,道:“会……”

顾九霄道:“赵不语,再打。”

赵不语上前,为首之人哭爹喊娘。

顾九霄问:“真会写?”

为首之人摇头,连话都不敢说了。

顾九霄道:“不会,敢乱指控?赵不语,打!”

为首之人被打蒙圈了,险些直接去见阎王。

赵不语收手,站在了顾九霄的身后侧,面无表情,负手而立。

顾九霄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用脚尖点了点为首之人的头,道:“今天这顿打,不冤枉们。以后,都给爷长个教训,别把长公主的名头挂嘴上当刀使,否则……爷活活儿打死们这些狗奴才,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为首之人捂着脸,问:“敢问这位爷,姓甚名谁?以后小人们遇见,定绕路走。”

顾九霄冷笑道:“问爷是谁?是想回去搬救兵找场子?啧啧……”扬声道,“赵不语,告诉他,爷是谁?!”

赵不语面无表情地道:“顾九霄、顾九爷!”

顾九霄皱眉道:“说个响亮的。”

赵不语继续道:“大鹏展翅遨九霄的顾九爷。”

顾九霄嘀咕道:“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赵不语道:“属下才华有限。”

顾九霄横了赵不语一眼,看向已堆缩到一起的官兵们,道:“还不滚?等着爷再打一遍?”

官兵们屁滚尿流的跑了,顾九霄看着满院子的狼藉,指责起赵不语,道:“瞧瞧,打个架罢了,都把这院子弄什么样子了?!赶快的,和爷回府去,可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甲行从书房出来,道:“九爷,主子问是否留下用膳?”

顾九霄一屁股坐上软轿,直接摆手道:“不了不了,胸闷气短,爷得回去休养一段时间了。”言罢,眼睛一闭,就好像睡着了一样,再无动静。

赵不语对甲行、骁乙和丙文抱了抱拳,这才尾随着顾九霄出了小院。

一出院,顾九霄就“清醒”了过来,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道:“赵不语,爷觉得,那个到银庄里打赌的女子,与白云间之间,定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去给爷查一查,那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当日,她拖着那么多的银两前行,定有迹可循。哦,对了,她还有一头小毛驴,也给爷找出来。”

赵不语应道:“诺!”

顾九霄道:“别答应得挺利索,办起事来就跟没睡醒一样。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给爷找到那个该死的女人!”

赵不语问:“那是否还寻楚府三小姐?”

顾九霄眯起眼睛,恶狠狠地一笑,道:“不用急。楚府、钱府,还有咱顾府,不都在找。等有人找到了,咱们再下手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