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鼠强迫自己冷静,可心底里,始终有一个声音,让他去尝试一番。

他陷入天人交战,抬起头,冲着苏醒喊道:“大言不惭,你可知道想要让十方天影杀,成长为三品天授神术的有多么艰难,至少需要观摩三部三品天授神术,才有可能成功。”

“而三品天授神术有多么稀有,不用我细说了吧?你去问一问,有几人会将三品天授神术,借出来供人观摩?”

“你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别人做不到。”

苏醒神色淡然,掌心光芒一闪,三种印法交汇而出:“我这掌印的威力,你也已经感受过了,这只是三式印法合一,若是八式印法合一,你觉得会如何?”

丁溪、雷雪依、妙可儿三人默不出声,他们都明白苏醒的打算。

天影鼠双眼紧盯着苏醒掌心的印法,目光变得十分深邃,他在推演八式印法合一的威力,而随着推演的继续,他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凝重。

到最后,彻底化作了震惊。

“你……你这是三品天授神术?”天影鼠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苏醒。

“三品天授神术,八荒古神印,不知你可否听说过?”苏醒一脸平淡的说道。

“居然是白衣神祖的八荒古神印,如雷贯耳。”天影鼠重重点头,白衣神祖江东流,普通神修所知不多,可对于天影鼠这种,曾经的神君而言,自然是所闻甚多。

“你怎会得到白衣神祖的真传?你和他什么关系?”天影鼠反应过来,不由问道。

可爱萝莉小九Vin三亚旅拍眼神无辜

“不该知道的事情,就别问那么多。”

苏醒没有详说,而是开门见山的道:“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彻底臣服于我,我会尽自己的能力,帮你让‘十方天影杀’成长为三品天授神术。”

虽说如今的天影鼠,也已经臣服了苏醒,不能违背他立下的神魔契约。

可神魔契约也有漏洞,就如同天影鼠在那位万灵法君面前,就立下了神魔契约,不暴露对方的身份,可最终,他还是通过别的方式,暴露了万灵法君。

苏醒需要的,是一个真心臣服的天影鼠,而不是畏惧浣花法君的权威,无奈才臣服的天影鼠。

两者有很大的区别。

妥协而臣服的天影鼠,对于苏醒的命令,并不会严格的执行,甚至还有出卖他的可能,而真心臣服的天影鼠,则没有丝毫后顾之忧。

天影鼠再次陷入天人交战,苏醒展露的实力,背后的靠山江东流,皆是让他心动,深知苏醒的确有可能,帮他完成梦想。

可他毕竟活了无尽岁月,如果向苏醒臣服,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笑话他。

半响,天影鼠才重新抬头看向了苏醒,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一字一顿的道:“我选择臣服。”

苏醒并不感到意外,点头道:“你会为自己的这个决定,而感到骄傲自豪的。”

天影鼠咧嘴一笑:“但愿如此。”

见状,丁溪、妙可儿、雷雪依纷纷上前恭贺。

天影鼠的能力,大家已经亲眼目睹过,十分非凡,而且之前他一直都是压制修为一战的,他如今的真实修为,已经达到了神主境二阶。

在混沌池中,他是除掉浣花法君以外,修为最高的人。

以他的暗杀能力,神主境二阶中,估计没几个人,可以拦下他的杀机。

至于浣花法君的修为,经过多年修养,又在焚阳神国吞噬了那位黑刹宫的宗主后,已经达到了神主境三阶,并且在同境界中,几乎没有敌手。

“天影鼠,你知道北宗七子中的暗星吗?”丁溪问道。

“知道。”天影鼠点点头。

“那你有把握对付他吗?”雷雪依也是问道,北宗七子除掉红月以外,暗星带给众人的伤害,也是极大。

雷雪依、慕容燕曾经就险些被暗星杀死,对付的血杀九剑,令人不得不忌惮。

“要是论杀人手段,十个暗星也及不上我……”

“说重点!”

“那个啥,血杀九剑的确不俗,而且那家伙身上,有一整块影祖的裹身皮,能让他轻松隐藏踪迹。”

天影鼠顿了顿,又道:“不过真要遭遇的话,我有六成把握,能够找出他的位置。”

“影祖的裹身皮是什么?”妙可儿问道。

“那是咱们天影鼠老祖宗的一整块皮,当年是在我手上的……”天影鼠有些牙疼的解释了一番。

影祖,是天影鼠的一种尊称。

影祖是一头洪荒古兽,死因不明,天影鼠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了影祖的一整块裹身皮,再加上他巅峰时期的修为,才能稳坐滴血神魔堂的堂主之位。

那块裹身皮,已经被炼制成了一件天授神器,可以让人隐藏行踪,而且拥有强大的防御力,极其非凡,十分适合杀手使用,堪称是杀手刺客最爱的至宝之一。

而当年天魔宗覆灭之际,天影鼠险些身死,遭受了极大的重创,侥幸逃回了天魔宗山门内,却丢掉了那块裹身皮。

却不想,如今被暗星所得,成为了其杀人时的一大助力。

“看样子,你已经盯上了暗星?”苏醒瞥了一眼天影鼠,那块影祖的裹身皮,是后者的宝物,如今逃出天魔宗山门,自然是想物归原主的。

“可惜没什么机会下手,不敢靠近天魔北宗。”天影鼠不可置否的道。

“是因为那位大祭司?”苏醒问道。

“你也知道大祭司?”天影鼠怔了怔,又有些尴尬的道:“还有那位天魔北宗的宗主,司寇行,我现在也还不是他的对手。”

“司寇行!”苏醒点点头,他当初前往天柱神域时,乘坐蔡氏商盟的楼船,与红月、司寇行都照过面。

只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司寇行这个名字。

“司寇行倒也不难对付,顶多十年,我就能对付他,关键是那个大祭司,给我的感觉,比浣花法君还要可怕。”

天影鼠眼瞳里闪过一抹深深地忌惮,又道:“这次原本有不少人逃出了天魔宗山门,却有近三分之一,被那位大祭司偷偷杀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