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妖将的本命骨牌,可以换取一条空间腰带!

陈克看着巷子里的三块骨牌,一脸震惊之色。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碎碎念的空间腰带,竟然这么轻易就到手了。

恢复了冷静,陈克合上箱子:“秦大人,这份礼物太贵重了,学生受之有愧。”

秦开山剑眉一挑:“怎个意思?我的一条命,还比不上一条裤腰带?!”

比得上,当然比得上,陈克瀑布汗,竟然无言以对。

本来他的想法是,干脆花钱把三块骨牌给买下来,毕竟太贵重了。

可看着秦开山的表情,这时候谈钱似乎有点俗。

秦开山正色道:“陈公子,这份礼物不但是在下的心意,也是守城军将士们的心意,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

战争爆发以来,军队庞大而沉重的补给运输,大部分是由蜀州商会来承担的。

而陈家作为蜀州商会的领袖,没少带头捐钱捐物。

再说陈克,在昊天学宫,他为阵亡的将士们发起募捐,而后他又拿出两百万两银子设立基金会,专门帮助那些将士们的遗孤。

出水芙蓉女子清纯如水山间唯美图片

一桩桩一件件,没来半点虚的,为南方军团,解决了实实在在的大问题。

将士们又怎能不心存感激?

帝国的军人都是铁血汉子,没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就这么简单。

按照以往惯例,每次大战之后,很多受伤的士兵都无法得到妥善的治愈,死亡率高达三成。

但是这次大战,因为陈克出神入化的缝合术,不可思议的,士兵的死亡率竟然降到了一成。

换句话说,不单单是他秦开山一人,成千上万的帝国战士,都因为陈克而活了下来!

秦开山当然清楚,这三块妖将的本命骨牌要是拿到黑市上,绝对能卖出一个天价来。

甚至于他把这三块骨牌直接卖给陈克,都是一个不小的人情。

可他要是拿了陈克的钱,他成什么了?

那些因为陈克而活下来的伤兵,会这么看他?

那些因为陈克而受益的将士遗孤,会怎么看他?

那些和他并肩血战、战死沙场的兄弟们,在九泉之下又会怎么看他?

秦开山丢不起这个人!

作为梅城守城军的最高统领,秦开山知道这次妖族入侵的所有内幕。

他知道这次妖族大军入侵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配合八翼神女潜入昊天学宫。

他更知道在最关键的时刻,是陈克冒死放下了密室机关,阻挡住八翼神女。

毫无疑问,陈克是功臣,如果不是陈克,昊天学宫遭受到的打击难以想象。

然而陈克却并没有得到公正的待遇,反而背上了莫名其妙的骂名。

秦开山知道一切,可碍于保密的需要,偏偏无法为陈克辩护,为陈克发声。

这种憋屈的感觉,就好像他的部下英勇战死了,却连烈士的荣誉都享受不到。

就好像他的部下明明立下了军功,却被那些文官们给一笔抹杀,反而被定下莫须有的罪名。

对于一个职业军人而言,军功,无比神圣。

军功,不可亵渎。

三块本命骨牌,是秦开山的心意。

三块本命骨牌,更是秦开山颁发给陈克的勋章!

以拳捶胸,秦开山郑重行了一个军礼,转身大步离去。

陈克抱着箱子,看着秦开山离去的背影,心情颇为复杂。

他不能完理解那个军礼的含义,但朦朦胧胧的,还是能感觉到一些。

不多时,送客的管家陈小福回到大厅,见陈克坐在那里发呆,径直走上前去。

“少爷,如今黑市上,一块妖将的本命骨牌,已经被炒到了三十万两银子。”

陈克点点头,正色道:“陈叔,给我爹去封信,尽量多关照一下守城军。”

陈小福急忙答应下来,忽然压低声音道:“少爷,您不在的这些天,按照老爷的吩咐,我们已经收了不少妖兵的骨牌!”

还有这样的操作?陈克惊愕不已。

所谓的妖兵,其实就是妖族的本族人,当然他们自诩为太阳神的后代。

妖兵有着人族一样的躯干和四肢,不过身上却裹着一层厚厚的角质,脸上也几乎没有五官,据说是被太阳给晒的。

按照兑换规则,一块妖兵的本命骨牌,可以换取一瓶丹药,但主要针对的是三十六重以下的修行者。

三十六重以上的丹药,需要三块妖兵的骨牌来换。

另外,被太阳神辉洗礼过的妖兽骨骸,也可以换取到一些的丹药和兵器。

陈克向着陈小福道:“陈叔,你去统计一下,明早我都拿去兑换了。”

昊天学宫毕竟是学子求学的地方,炼丹是副业,所以炼制出的丹药品质一般,而且种类不。

而紫芸剑派不同,紫芸剑派是蜀州最大的修行宗派,著称于世的,便是他们的剑术和炼丹术。

如今陈克的修为达到炼脉一重,如果想要加快修行的速度,丹药的辅助必不可少。

还是我那有钱的爹有先见之明,在第一时间就开始收集骨牌,为我攒起了家当。

陈克回到小院的房间里,躺在松软宽大的床上,翻腾片刻,呼呼大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陈克起了个大早,洗漱完吃过早餐,背着一个箱子出发了。

他戴了一个巨大的口罩,几乎把整张脸都遮盖了起来,只有一双眼睛刷刷转动。

前世里,那些中了双色球大奖的,领奖的时候不都这样吗?

陈克的房东张大妈,就连兑换500元的彩票,都要戴上口罩和墨镜。

然而等出了门,陈克才意识到失策了。

满大街的人,都在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仿佛他的额头上,正正写着“我去兑奖”这四个大字。

转而他又得意起来,看出来我去兑奖又能怎样,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猛然间,“米田供”绸缎庄的花大婶投来疑惑审视的目光,陈克不由得一惊,赶紧加快了脚步。

兜兜转转,陈克来到北城,城主府的大门前。

门口已经有不少修行弟子等着要进去兑换了,意外的,竟然有好几个都戴着大口罩。

陈克逡巡片刻,目光停留在一个戴着口罩的瘦高个身上。

马小舒,你个渣渣,化成灰我都认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