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云天是个痛快人,他对老楚这种说话方式很不适应,“从开始到现在,我说的话多了,你指的是哪一句?”

“‘如果超标万八千的,也倒无所谓’。你说没说过这话?”

关云天用不解的目光看着老楚,“这话我说过,怎么啦?难道有啥毛病吗?”

“不仅没有毛病,而且很有建设性。”老楚嬉笑着说。

关云天不知道对方想表达什么意思,他对老楚的话不以为然,“就是随便一句话,不要做过多解读。”

“用不着解读,从这句话起码可以看出,关总是个通情达理,大度豁达之人,这样理解没有错吧?”

老楚这凤承人的本事,还真是不一般,不过关云天本人也确实大度豁达,“我不喜欢斤斤计较,但你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

“受这句话的启发,我突然想到,既然关总对每个月五万块钱的招待费都能网开一面,在其他问题上,是不是也可以做些让步?”老楚谨慎地说。

“我对招待费怎么网开一面了?”关云天直视对方。

“有你那句话呀!‘要是超标万八千的,也倒无所谓了’。”

“嗨,你在这里等着我呀?楚总,为了给你的东家争利益,我看你是挖空心思了!从我随便说的一句话里,你都能找到根据,我是服你了,看来,跟你说话得十二分的小心啊!”关云天道。

“跟你开玩笑呢,干嘛十二分小心?咱们又不是做谍报工作的。不过从你的这句话可以看出,关总确实不是斤斤计较的人。”

湿身的一夏

“别扯那么远,还是言归正传吧,对那些不合理开支,你想怎么办?”

“关总,你这统计表分门别类,把各项不合理支出弄得倒是挺清楚,不过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麻烦,按照前面所说,双方各自往前一步,干脆在总数的基础上确定个比例。”

“嗯,快刀斩乱麻,继续往下说。”关云天道。

“二八开,剔除部不合理支出的百分之二十,剩下百分之八十,你们接过去。”说这话时,老楚费了好大的劲。

“提出这个比例,你有什么依据吗?”关云天不动声色。

“没有依据,咱们不是想快刀斩乱麻吗?”

“快刀斩乱麻当然好,但为什么不是我们承担百分之二十,剔除其余百分之八十呢?”

“关总,我就是个当差的,请你理解我的难处,就算剔除百分之二十,害怕方圆控股董事会还不一定通得过呢。”

老楚这话提醒了关云天,“楚总,既然什么事你说了都不算,咱们在这里磨嘴皮,你不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吗?”

“关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咱们不要浪费时间和精力了!要不这样吧,你把我的方案告诉方圆控股董事会,看他们什么反应,如果他们几位同意了,咱们马上签合同,办理交接手续,要是你那些上司不同意我的方案,咱俩也没有继续谈判的必要了,我打算直接跟他们面对面沟通。你觉得怎么样?”关云天道。

老楚稍微犹豫了一下,“你想直接跟他们谈判?当然没问题,等我向他们汇报以后,看情况再安排见面的时间吧。”

老楚一直想在海天商务中心转让过程中起主导作用

(本章未完,请翻页)

,虽然什么大事他说了也不算,但通过他跟关云天的直接谈判,如果能把事情确定下来,在方圆控股董事会面前,也不失为功劳一件,对自己将来回归方圆控股公司,在工作岗位的安排上也有好处。

见老楚只是个传话人,什么事情最终还得由母公司董事会拍板,关云天不想这么来回折腾了,他想甩开老楚,跟说了算的方圆控股管理层领导直接对话。

见此情形,老楚感到有些失落,但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只是个傀儡呢?不过,老楚还抱有一线希望,打算在跟管理层汇报情况的时候,说服领导们接受他跟关云天达成的意向。

第二天上午,老楚来到方圆控股董事长老唐的办公室,进屋后直截了当地说:“唐总,关于海天商务中心转让一事,根据董事会的委派,我跟昌达集团的关总已经谈的差不多了,但现在遇到一个问题,需要向你汇报。”

“谈的差不多了?好啊!遇到了什么问题?说吧。”老唐指着靠墙跟的沙发,示意老楚坐下。

“对于项目建设期间产生的不合理开支的处理,我跟对方出现了一些分歧。”

“商务谈判,有分歧很正常,可以通过谈判使分歧缩小,甚至消除分歧嘛。”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老唐也见过不少世面。

“是啊,就这个问题,昨天我跟对方谈了大半天,最终达成了一个意向,特来向你汇报。”

“哦,都达成意向了,说说看,你们达成了什么样的意向?”

老楚把关云天的方

案向老唐作了如实汇报,“经过我的据理力争,对方好歹同意承担百分之二十的不合理开支。”

“百分之二十?这个项目一共涉及多少不合理开支?”

“三千六七百万。”

“怎么会出现那么多不合理开支?对方是用什么标准界定某一笔费用为不合理开支的?得到咱们这边财务人员的认同没有?”老唐提出一连串问题。

“据说他们依据的判断标准是通行的会计准则,在核实账目过程中,海天商务中心的财务人员程参与。”老楚道。

“咱们这边的财务人员没有提出异议吗?”

“具体过程不太清楚,不过最后清理出来的三千多万不合理账目,应该是得到咱们这边财务人员认同的。”

过了好几分钟,老唐十分不解地问:“三千多万不合理开支都是哪里来的?你这个项目负责人应该心里有数吧?”

“当然有数,在这些不合理开支中,白条就有将近一千万,其他都是有关招待费、礼品、烟酒等等的普通发票,按财务规定,这些开支都是不能入账的。”老楚道。

“问题是这些开支都是怎么来的?谁经手的?”

老楚本来不想扯掉这块遮羞布,既然唐董事长咄咄逼人,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那就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董事长,这三千多万不合理开支,真正属于海天商务中心的,不足百分之五,其余都发生在母公司这边。”

老唐若有所思,不由得感慨道:“母公司这边,往那边输送了三千多万不合理开支呀?这个数目可不小!具体是怎么发生的?当时你没阻止吗?”

面对董事长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说法,老楚真想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一顿,你们董事会做出的决定,什么乱七八糟的费用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都让海天商务中心报销,这个时候怨我没有阻止,不愧是领导,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怎么说都有理?

“董事长,因为上市公司财务账目很规范,好多开支无法入账,当初你们董事会便作出决定,把所有在母公司不能报销的开支,都打到海天商务中心,我又不能反对董事会的决议,你让我怎么阻止?”老楚觉得很冤枉。

“嗯,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随便问问。但是,昌达集团只认可百分之二十,无论如何还是少了点。”老唐道。

“唐总,百分之二十看起来确实有点少,但是你别忘了,人家接手的是海天商务中心这个项目,外人没有丝毫的义务对发生在母公司的不合理开支负责!从我跟昌达集团董事长接触的几次来看,那位关总其实是个非常豁达大度的人,根本没跟咱们斤斤计较,要是换作你我,别说百分之二十,即便一块钱的不合理开支,我也不会承担!”老楚直言道。

“嗬,照你这么一说,我还得感谢他了?”

“感不感谢放到一边,你想想,母公司发生的这些不合理开支,跟海天商务中心项目本身,挨得上边吗?不管是超标的招待费,还是烟酒礼品,或者高档服装名牌手表,还有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白条,人家昌达集团凭啥要替方圆控股公司买单?”

“听你这说话口气,我看你是胳膊肘往外拐呀!”老唐这话,半真半假。

“唐总,要真是往外拐,我就不这么说话了。咱们将心比心,你要知道,但凡能撑起自己一片小天地的,没有谁是傻瓜。昌达集团是民营企业,规模比方圆控股大得多,旗下也曾有过一家上市公司,咱们精明,那位关总绝对也不傻。”老楚道。

“说了半天,你不就想让我接受你们谈判达成的意向吗?”

“毕竟这是我们经过多轮讨价还价谈判的结果,作为具体跑腿办事的,希望你们接受这个意向,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究竟接不接受,那是你们的事。”老楚无可奈何地说。

“好吧,让我考虑一下再说。”

隔了一天,老楚接到母公司董事长老唐打来的电话,“你跟昌达集团的关总联系一下,我们董事会成员想跟他见个面。”

老楚心里不免嘀咕,母公司这边也想甩掉我,直接跟对方见面,难道他们双方心有灵犀?嗨,事到如今,不管那么多了!

“唐总,昌达集团在省城只有个办事处,我不知道关总是否在省城,等我联系后再告诉你。”

老楚拨通了关云天的电话,这两天恰巧省城办事处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关云天正在省城。

“关总,今明两天能抽出时间吗?方圆控股公司董事会的几位领导想跟你见个面。”

“今明两天,今天不行,明天吧。怎么,他们不同意我提出的方案?”

“不知道,反正我向董事长如实汇报了,该说的话,该强调的利害关系,我都说了。”

“好,随便他们怎么办。”

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关云天跟着老楚来到

方圆控股公司办公楼,根据事先通知,老楚领着关云天到了会议室门口,推门进屋后,老楚将各自向对方作了介绍。

相互寒暄了几句,方圆控股董事长老唐首先说话:“今天请昌达集团关总过来,是想对所谓不合理开支作进一步沟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