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片“继承传统,追寻荣耀”的呼声中,沈瑞感觉自己的心灵得到了升华,灵魂再次来到了净化者母舰塞布罗斯号。

净化者议会的首脑正注视着他。

“赞美你,科罗拉里昂!”沈瑞躬身行礼,然后道,“我非常抱歉,我们的计划恐怕会推迟。改造一艘航母的代价对我们来说太大了,有限的资源必须投入更迫切的地方。”

“我明白了。”科罗拉里昂点头道,“虽然你并非星灵,但你的灵魂与高阶圣堂武士无异。你能再次来到这里,说明我们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了。也许,在你回去时,我们还能同时折跃一些东西过去。”

沈瑞的眼前突然弹出一组选项,一根星灵水晶加上兵营、星门或者机械台,分别制造狂热者、侦察机、不朽者和观察者,如果再建造相应的科技建筑,兵营还能造哨兵和使徒,星门能造航母,机械台还能造巨像。

当然,要让这些建筑运作,必须投入相应的原材料,就跟项宁轩的智械工厂一样,在材料科技无法达到星灵水准前,造出来的单位实战能力肯定要比原版差一截。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星灵的建筑科技含量肯定比智械高。

从长期来看,当然是能造航母的星门更划算,但没有航母导航台只能造侦察机就太亏了。

而机械台的观察者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侦查单位。拥有反隐能力,且自带隐身能力。

另一个单位不朽者是搭载重炮和能量护盾的地面单位。目前的玄武式主战坦克就是以不朽者为原型。

令沈瑞最终选择机械台的原因是另一个效果,可以保存英雄的人格并加载到不朽者中。这也是不朽者名字的来历,可以令英雄不朽。

告别了科罗拉里昂,沈瑞感觉一阵恍惚,精神又回到了总部大会堂。

此时,项宁轩已经在对太初集团的高级主管进行说教了。这些人可不像军人那样,鼓动两句就热血沸腾嗷嗷叫,必须晓之以理动之以利。

萝莉美女点点樱唇公园唯美写真套图

项宁轩的口才说不上好,刚才能把军官们说得嗷嗷叫,是参照了奇观的运作模式,把自己当做一座奇观来影响他人。军人们跟项宁轩更容易共鸣,因此效果绝佳,其他人受到的影响却不大。

对于文职官员,项宁轩只要求他们坚持自己的职业操守,能自觉坚持最好,若是控制不住自己,他不介意杀几只鸡来警告一番。

当然,除了威逼,还得利诱。太初集团流动资金虽然够呛,但固定资产却一直在飞速膨胀,怎么着也有几百上千亿。项宁轩的三年之约依然有效,无论是员工还是管理层,三年后都能依贡献分到一定股份。在座的管理层只要不犯错,每个人都能成为百万富翁。

相比起来,现在能捞到的好处连蝇头小利都算不上。

“我再次提醒你们,不要丢了西瓜捡了芝麻。另外,有些人安的办公室坐久了慢慢脱离群众,就会官僚化。映琼,执行最新规定,总部高级干部每年至少要有一个月的时间在基层或前线。”

武将不怕死,文官不爱财。就能保证龙骧-太初集团稳步前进。

而若要更好地发展,则还需要重视——教育!

末日之初,大家穷的叮当响,生命都没有保障,自然没办法发展教育。现在情况好转了一些,教育就必须当成头等大事来发展。

项宁轩盯着最近的那些科学家们,问道:“我想问问你们,听说过达拉然吗?”

达拉然自然听说过,阿拉基在变成巫妖前就是达拉然的法师。现在奥术魔法大量应用于科学实验中,转职成法师的科学家都有一大票。

魔法王国达拉然就像哈佛牛津一样,虽然没去过,但早已如雷贯耳。

“在我看来,达拉然的法师议会就是一群傻逼,他们所作所为也是极其失败的。”项宁轩这话若是放在网络上,是很容易引起骂战的。

台下绝大多数人还一脸懵逼,不明白开着会,项宁轩怎么莫名其妙骂起达拉然来。只有阿莎摩尔连连点头表示认同。

“阿莎摩尔。你知道为什么?”

“当然!”蓝龙妹子傲然道,“我们蓝龙才是魔法的化身,奥术的守护者。而不是达拉然那群傻逼!”

“呃……”项宁轩暗骂自己傻逼,居然叫阿莎摩尔来回答。因为蓝龙比达拉然更傻逼!人家达拉然好歹知道怎么站队。

你们家蓝龙王不知死活,觉得自己才是魔法的化身,凡人不配使用魔法,要把艾泽拉斯所有魔力收入老巢魔枢。结果被达拉然带着一群脚男给推了。

项宁轩只能跳过阿莎摩尔,解释道:“达拉然的历代法师们皓首穷经,钻研着最神秘的知识,然后打着防止魔法被滥用的幌子,小心翼翼地把这些知识封锁起来,生怕被凡人解除会引来不可测的危险。”

“可结果怎么样?艾泽拉斯依然停留在中世纪的科技水准,而达拉然先是被兽人攻破,又被燃烧军团毁灭。还有克尔苏加德利用通灵术与亡灵魔法结合,形成了席卷天下的亡灵天灾。”

“也算因祸得福,达拉然两次被灭,无数知识流失出去,反而提高了艾泽拉斯的魔法水平,间接拯救了世界。”

“知识是宝贵的,但是锁在象牙塔里的知识跟厕纸没什么区别。我不希望我们的混沌实验室像达拉然一样,研究出了大量高精尖科技,结果只能束之高阁。”

“你们之前提出了多个方案,向我申请资金。可你们有没有想过,就算你们研究出了这些技术,我们的工程师团队有能力实现这些研究成果?”

“合理的人才结构应该是金字塔形的。一小群顶级科学家,一大群普通科研人员,大量知识丰富的工程师以及更多拥有一技之长的技术员。”

“可是现在呢?你们对新技术的研究越来越深入。其他人大专本科文凭的人不少,但学的都是语数外理化生,对奥术、灵能一窍不通。整个人才梯队,严重脱节。长此以往,你们就会像达拉然一样,研究出一堆高深的理论,但只能存放在实验室里,对人类对整个世界没有一点帮助。”

“现在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在座的科学家都是从末日前教育普及的社会过来的。项宁轩说到这份上了,他们哪还不明白?这就是要兴办教育嘛!

不过,他们也明白项宁轩说得确实有道理。如今的科研项目超出原有的知识体系太多,根本没有足够的应用人才。

像可控核聚变项目,都是科研人员亲自上阵指导的。现在只建造一个聚变反应堆,还能应付的过来。将来若是大规模展开,谁放心把聚变反应堆交给连基本原理都不懂的人去建设、安装、调试、维护?

果然,项宁轩随后道:“是教育!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给你们三年时间,准备教材,培养学生,提升民的灵能知识水平。那些新项目可以进行,但项目资金视你们的教育进度拨付。”

“白映琼,抽调集团精干力量组建教育部,负责新知识的普及以及进阶知识的归纳总结。未来,人们不光要学太初混沌实验室的知识,修炼心得、武功秘籍、战斗技巧之类都要传授。也不仅仅是人类,同盟种族也同样享有受教育权。”

“一周内我要看到一份完善的教育计划。”